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色天空

天下难事做于易,天下大事做于细。

 
 
 

日志

 
 

【奇案密档】棒打鸳鸯惹祸 恶魔举刀致两死一伤  

2013-03-18 20:58:22|  分类: 要案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委会寺前山村,山青水秀,民风淳朴。建国以来,不要说没出过大的刑事案件,就连民事纠纷也很少,可谁知2004225日夜,发生了一桩震惊十里八乡的山村血案。

 

寂静山村的血光之灾

 

225945分,都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电话铃声急促响起,土塘派出所报告,930分左右,辖区土塘镇曹店村委会寺前山村发生一起重大杀人案,26岁的陈喜来持刀将岳父岳母杀死、将妻子曹荣霞杀成重伤后畏罪潜逃。

凶杀案现场唯一的幸免于难者——犯罪嫌疑人的小舅子、12岁的曹端庆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惨景时,眼神特别惊恐。那天傍晚,曹端庆和父母、三姐曹荣霞都在灶下厨房,姐夫陈喜来不声不响地进来了,黑着脸,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问他话也不回答。母亲和三姐象往常一样数落他:年头到年尾都没个钱,儿子都三岁了,还要老婆供儿子,这样下去只有离婚。

“离婚?没那么容易!”一向细声细气说话的陈喜来,这句话象是从胸腔里吼起来似的。屋里顿时你一句我一句地争吵起来。有几个亲戚过来劝解,都被陈喜来推掇走了。随后,陈喜来一脚踏进灶下厨房,直向12岁的小舅子扑来,用手卡他的脖子。岳父忙上前拦腰抱住陈喜来,陈喜来从口袋里拿出刀朝岳父背上狠狠捅了一刀,血顺着刀涌了出来。岳父奋力夺刀,岳母也上前撕扯陈喜来。此时陈喜来已杀红了眼,挥刀乱砍,当场把岳父杀死在地。曹荣霞一边制止陈喜来行凶,一边不停地喊“救命”。曹端庆脱身后往外跑去喊人。

第一个赶到血案现场的曹喜来,见厨房里两人倒在血泊中,曹端庆父亲已气绝身亡,母亲刘细珍已成了血人,眼珠都不知被乱刀捅飞到哪里去了,手脚还在挣扎。曹荣霞倒在屋外侧边的巷道上,血还在流,露出肚皮的肠子在手电光照下看得清清楚楚。曹喜来从没见过这血淋淋的场面,惊慌中脑海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和组织人将奄奄一息的母女俩送到医院抢救。此时,陈喜来象一头野兽般窜进了黑夜中……

 

棒打鸳鸯促婚姻死亡

 

当村里人将刘细珍、曹荣霞母女俩抬到曹家店公路上时,县医院120救护车及时赶到。经检查,刘细珍已没了气息,曹荣霞尚存一口气,被抬上了救护车。公路上聚集了邻村许多人,刘细珍棒打鸳鸯一事成了人们议论纷纷的话题。

刘细珍先后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头两个女儿已出嫁,三女曹荣霞在汕头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四川小伙子,两人谈得火热,爱得真切。后来曹荣霞怀孕了,两人便来到曹家谈婚论嫁。这个四川小伙子给曹荣霞父母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刘细珍特别挑剔。她想,大女儿二女儿都嫁在当地,而四川到都昌有几千里,三女儿嫁到四川去了,那不等于卖了一个女儿?想到这里,她一百个不情愿,对曹荣霞表示不同意这门亲事,任曹荣霞苦苦哀求,她就是不点头。

与四川小伙成不了,肚里的小生命只有引产。引产那天,曹荣霞与四川小伙抱作一团大哭了一场。

四川小伙前脚离开寺前山村,后脚刘细珍便托媒人为曹荣霞在鸣山乡七里村委会老君山村物色了一个对象,也就是陈喜来。两个村虽说座落在两个乡,但路程不远,翻过山便到了。相亲那天,陈喜来看到曹荣霞的美貌,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而曹荣霞看过陈喜来之后,觉得虽然他长相和个头比不上四川小伙,但毕竟有门石匠手艺,又没结过婚,只要母亲没意见,她也只好默认了。

2000正月,陈喜来和曹荣霞举行了婚礼,当年生下了一个儿子。但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曹荣霞觉得陈喜来不仅好吃懒做,而且长年累月在外赚不到一分钱回家,这对一个非常需要经济支撑的小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两人的感情,从此日益淡薄。

 

婚债难还留下后患

 

陈喜来的父母为儿子婚事背了一万多元的债务,一分钱也没能还,两老常为此事唉声叹气。按理说,陈喜来有门手艺,在外打工可挣到钱,但他年头年尾没有钱交给老婆,弄得岳母和老婆常常数落他是个废物。到后来,曹荣霞对陈喜来由冷漠到厌恶,连打工都不愿跟他在一起。而陈喜来见曹荣霞总躲着他,心里闷着一肚子气,认为自己的老婆都沾不到边,肯定她有外遇。

今年春季计划生育,乡政府通知曹荣霞和陈喜来做孕检。曹荣霞从温州打电话到合肥叫陈喜来不要回家,说她一个人回家做孕检。224日,曹荣霞一个人回到了寺前山村。25日下午,她去老君山村看儿子,婆母煮了点心给她吃,她吃到一半时听说陈喜来回来了,忙放下碗跑回娘家了。她前脚走,陈喜来后脚就到了家。一听说曹荣霞回了娘家,陈喜来气得七窍生烟,从厨房里寻出一把剥野兽皮的单刃短刀揣进了口袋,随即追到了寺前山村,于是爆发了这起杀人血案。

 

走投无路束手就擒

 

陈喜来疯狂连杀三人后,握着带血的刀,沿着寺前山水库后山上逃窜。下山便是自己的家,但他不敢进村,没命地往七里桥方向奔。

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后,立即成立了“命案领导小组”。徐仁局长亲自布阵,一面迅速调集各派出所警力在多处路口设卡堵截,一面同副局长王斌率刑警大队精干力量火速赶往现场进行勘察和调查走访。高速公路出口也早已严阵以待,公路线上到处是民警站岗守卡,警车喇叭呜呜地响着。负罪逃窜的陈喜来赶到七里桥公路上,看见路上又是警车又是公安民警,自知在劫难逃,正在犹豫之时,他被民警发觉,一声喝问,他只好束手被擒,战战兢兢地说:“我就是杀人犯,人是我杀的。”

 

血案留下沉痛思考

 

225”重大杀人案虽已破获,但留给人们的思考并没有结束。

近日,笔者冒雨驱车来到老君山村。村民们纷纷向记者诉说陈喜来一家的不幸:凶杀案发生后,陈喜来的父亲整天不思饮食。他先后当过村会计、村长,直到去年才卸任,一向德高望重,没想到儿子会干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陈喜来3岁的儿子也跟着抹眼泪。小小孩童,不谙世事,他只是从大人们的议论中看出了不祥,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陈喜来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奶奶,听说孙子杀了人,也哭得死去活来。

最为悲惨的是曹荣霞家,依靠镇政府解决的2000元安葬费,加上村民们你几元他几十元的捐款,刘细珍夫妇总算落了葬。曹荣霞伤势很重,肝脾肠肺都被刺穿了,一直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曹荣霞还有3个年幼的弟妹,一下失去了父母,往后3个孤儿如何读书?又由谁来抚养成人?

  评论这张
 
阅读(9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